最近热衷于欧美圈,专注冷西皮,基本不产粮。LOVE盾冬,锤基,贾尼,绿虫,SD,SK,EC及叉男各西皮,近期有又落入了DC大坑,萌上了jaydick和halbarry,可逆不可拆~

 

棋子【EC】【BE】

1

       最初的场景是他和另一个人坐在一座宫殿样的建筑前,那儿大概是个博物馆吧。他们坐在建筑前的白色石质阶梯上下着棋。那人穿得一丝不苟,坐姿却甚是妖娆,眼眸蓝得似有星辰大海。而他则是还算正经地微侧着身子坐着。年轻,风华正茂,两人脸上都是毫不掩饰的笑容。若那般喜悦,而无所顾忌,猖狂,而又嚣张的年华。【所以其实这就是坐姿定攻受?】

2

       画面一转,明媚的天光化为了夜幕,他们在一个房间里,中世纪风格的装潢。他们各坐着张软椅,中间的木桌上也摆了一副棋。两人执棋而视,却不见笑意。就如房间另一侧的壁炉,熊熊的火光却并不让人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形象没什么改变,只是眼中的沧桑更甚。然而另一人栗色、微卷的发已及肩,肆意的散乱着,不修边幅,甚至是颇为颓唐,映了时光变迁。

3

       他们都老了。时间的跨度似乎一下子有点儿大,把他们从青年磨成了老年。只是他的身体似乎还不错,精神奕奕,只有一头白发与衰老的面庞证实了年纪。而另一人的精神也恍惚若如初见,意气风发,不复上一个场景中的颓废,但也经历了岁月的沉淀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仍是下着棋,一步一步地走,机关算尽。

4

   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永远。

       那似是一个阳光温熹的午后,他在林间的一处木椅上坐着。这里似乎是一个养老院,白发苍苍的老人三五成群地团坐着,唯他一人,对着一张空空如也的椅子,一副没有人动的棋。

5

      他曾机关算尽,妄图赢这一局棋,连那人也不过是他最重要的一颗棋子,他的“皇后”。必要之时,也仍可丢弃。虽然他也是他的对手。谁料他穷尽一生的布局,也胜不过那人的微笑,跨越时光般,恍若初见的,他最后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自那时起,他便知自己已经输了。输得彻底,输得离谱。

6

       棋子都碎了,无论是皇,亦或是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但其实到最后,他迷茫了。

       到底谁才是谁的棋子呢?

       棋局倾了,棋子碎了,无论是皇,亦或是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又发完一把刀……只有几百字的小短篇……写不长……

Thank You For Watching~

评论(1)
热度(2)
Top

© 星湟 | Powered by LOFTER